《中国好声音》制作方IPO前:多机构突击入股

阅读:   时间: 2018/6/12 14:02:53  【打印】  【关闭

  作者|刘雨锟

  编辑|邢昀

  作为曾火爆全国的《中国好声音》及2018年大热综艺《这!就是街舞》的制作方,灿星文化的上市之旅备受关注。

  近日,市界(ID:newsseeker)查询上海证监局网站发现,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灿星文化”)发布了上市辅导工作进展报告。报告显示,4月灿星文化又出现了两轮股权转让,汉富(北京)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汉富资本”)的持股比例有所增加,北京朗玛永安投资管理股份公司(下称“朗玛永安”)成为新进股东。

  灿星文化于今年2月11日向上海证监局递交了IPO辅导备案资料,目标深交所创业板,辅导机构为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根据备案资料,灿星文化预计于5月申请辅导验收,但目前灿星文化仍未递交验收报告。

  有券商人士向市界(ID:newsseeker)分析,延期一般是由于项目组或企业觉得时机不好。

  灿星文化开创了国内“制播分离”的先河,一旦成功上市,灿星文化将成为国内“节目制作第一股”。

  机构突击入股

  今年2月灿星文化递交了IPO辅导备案资料开启上市征途后,出现了几轮股权变更。

  上海证监局网站6月1日披露的灿星上市辅导工作进展报告显示,4月8日,汉富资本与灿星的自然人股东曹斌约定,将其持有的灿星30.6万股股份,作价1700万元转让给汉富资本。

  汉富资本曾参与人人车、唱吧、微医、熊猫直播、蔚来汽车等近60家公司的融资项目,其控股股东汉富控股今年5月23日正式入主上市公司全新好。

  此轮股权转让之后,汉富资本所持灿星文化的股权比例增加至0.5611%。

  与此同时,Pre-IPO轮进入灿星文化的朗玛峰创投,其投资情况也在此次报告中有所披露。

  2017年12月18日,灿星文化完成Pre-IPO轮融资,估值210亿元,距离2016年4月上市公司浙富控股增资灿星时的50亿元估值已经翻了3倍。

  根据上市辅导工作进展报告,今年4月26日,朗玛峰创投旗下的朗玛永安与上海昼星投资有限公司签署协议,约定上海昼星将其所持有的灿星180万股股份作价1亿元转让给朗玛永安。朗玛永安在灿星文化的持股比例为0.4796%。

  此前也有三家机构突击入股灿星。2018年2月2日,苏州海鲲誉捷投资中心从平潭沣淮投资管理合伙企业、上海岩衡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各获得45万股股份。3月12日,新余海鲲重伟投资合伙企业也从上海昼星投资有限公司获得86.4万股股份,作价4800万元。工商信息显示,两家新入股企业的法人均为海鲲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

  今年4月2日,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君度德瑞股权投资管理中心与灿星三个股东分别签署股权转让协议,获得共计180万股股份,作价合计1亿元。市界(ID:newsseeker)查询工商资料发现,上市公司三棵树涂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洪杰为君度德瑞出资人之一。

  以上股权转让价格均为55.5556 元/股。上述券商人士对市界(ID:newsseeker)表示,一般IPO发行价会比一级市场入股时高些,届时灿星IPO价格可能超过55元/股。

  黎瑞刚退任灿星董事长

  在公司发生股权转让的同时,董事会成员也出现变更。市界(ID:newsseeker)查询工商信息发现,被称为“中国默多克”的黎瑞刚已经悄然退出灿星文化董事行列,同期退出的还有微鲸科技CEO李怀宇,接替他们的是《中国新歌声》总导演金磊与陈永。

  根据上海证监局网站4月26日披露的灿星辅导工作进展报告,今年3月19日,灿星文化召开了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黎瑞刚辞去公司董事长及董事职务、李怀宇辞去公司董事职务;选举金磊、陈永为公司第一届董事会成员,任期至第一届董事会任期届满之日止。

  2018年3月22日,公司召开第一届董事会第十次会议,审议通过选举田明为董事长。

  ▲灿星文化董事长 田明 来源 @视觉中国

  灿星文化成立于2010年,其母公司星空华文的控股股东为华人文化投资基金,而黎瑞刚作为华人文化投资基金的实际控制人也是灿星幕后重要的掌舵者。此番上市前董事会变动,黎瑞刚等人退出董事会,将决定权更多的交于经营管理团队。

  灿星文化的创始制造团队主要来自东方卫视,其中田明、金磊为灿星的核心人物。田明从东方电视台新闻中心记者起步,历任东视新闻娱乐频道专题新闻部副主任、东视文艺频道主编、上海东方之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东方卫视总监兼总经理。金磊,曾担纲《中国好声音》总导演,在灿星文化之前历任上海东方电视台文艺部导演、上海电视台东方卫视音乐频道总监助理、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综艺部副总监。

  灿星文化在上市辅导备案报告里表示,灿星文化的实际控制人为华人文化(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田明、金磊、徐向东。随着灿星文化上市进程的推进,黎瑞刚、田明、金磊等人也即将迎来收获期。

  ▲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董事长 黎瑞刚

  从公司最新的股权结构来看,上海星投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63%,为最大出资方;上海昼星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9.74%,为第二大出资方。

  市界(ID:newsseeker)查询工商信息得知,田明100%控股上海昼星,同时他还通过上海昭星、上海泽星等持股上海星投,算上其直接、间接持股部分,田明共持有灿星文化约59%的股份,为目前大股东。以210亿元估值计算,田明所持这部分股份的价值约124亿元。

  而黎瑞刚掌舵的华人文化基金在灿星文化中也扮演重要角色,通过上海星投的另两家股东公司上海泽星文化以及上海星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华人文化基金间接持有灿星约11%的股份,价值23亿元。

  市界(ID:newsseeker)发现,2018年5月2日上海星投同样发生工商信息变成,黎瑞刚与李怀宇退出董事职务,田明接替黎瑞刚成为公司法人。

  此外,金磊通过上海星投的两家股东公司上海辉星投资有限公司(为金磊100%控股)和上海昭星,间接持有灿星11.36%的股份,价值23.86亿元。

  估值偏高引质疑

  灿星文化一举成名是在2012年。彼时,在浙江卫视播出的《中国好声音》,一夜之间红遍大江南北,搅动本已沉寂许久的选秀死水,成为一档现象级综艺节目。

  第一季好声音的成功,也让当时成立不久的星空华文(彼时灿星文化母公司)直接实现盈利。据媒体报道,第一季好声音的广告费迅速飙升,从最初的1秒1万元,到总决赛时涨到平均每秒6万元。田明当时表示,公司营收和2011年相比“多了五六倍”。

  《中国好声音》被认为是国内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制播分离节目,灿星文化在节目上占据了更多主动,还以资本市场常见的“业绩对赌”形式与浙江卫视合作,即收视越高,收益越大,反之需承担损失。

  到了2016年4月,浙富控股发布公告以3亿元增资灿星,获得灿星6.0698%股权,以此计算灿星当时估值50亿元。这笔估值在当时被认为偏低。从浙富控股披露的财务数据上看,灿星在2015年营收22.15亿元,净利润7.29亿元,同向比较上市公司华谊兄弟,其2015年的净利润不过9.76亿元。

  到2017年年底,灿星文化完成Pre-IPO轮融资,估值已经达到210亿元,两年间估值翻了3倍。而这一估值也引来虚高的质疑。横向比较,2017年底,包括芒果TV在内的5家“芒果系”公司以115.5亿元装入上市公司快乐购,其中拥有《明星大侦探》《快乐男声》等综艺节目的芒果TV估值达95.3亿,尚不足灿星文化的二分之一。

  原速途研究院院长丁道师对市界(ID:newsseeker)表示,超过200亿的估值可能难以让业界接受,“华谊兄弟现在最新的市值才一百九十多亿,光线传媒也就两百九十多亿。”

  ▲中国新歌声海选现场 图 @视觉中国

  从业务发展来看,灿星也在继续拓展赛道。继《中国好声音》及后续的《中国新歌声》后,灿星文化又参与《蒙面歌王》《了不起的挑战》等多部节目制作。只不过,这些节目均未能达到好声音的高度。

  由于《中国好声音》的版权问题,2016年灿星经历了与唐德的侵权之争。这以后,灿星文化开始转向原创,灿星文化副总裁陆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灿星文化未来将做原创,谨慎引进甚至干脆不引进,做原创就是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与此同时,灿星文化开始向网络综艺进军,2018年开播的《这!就是街舞》成为其制作的首个网综节目。《这!就是街舞》6亿元的冠名费已超过当前其他节目,创下网综招商最高记录。据娱乐产业统计,《这!就是街舞》领先《我是歌手》《奔跑吧兄弟》等头部综艺,同时来自爱奇艺与其对标的《热血街舞团》冠名费4亿余元,位列排行榜第四。

  但与《中国有嘻哈》《创造101》等近两年涌现的现象级网综相比,《这!就是街舞》的话题度明显落后。百度搜索指数显示,《这!就是街舞》的热度不及《中国有嘻哈》和《创造101》。

  除去上述头部综艺外,《极限挑战》《吐槽大会》《奇葩说》等节目已经形成自己的矩阵,分隔各自战场,在目前情况下,灿星文化未来能否成功挤入网综战场还有待观察。

  大优酷事业部总裁杨卫东曾表示,经过几年的跨越式发展,网综已经摆脱了对电视综艺的模仿和深度依赖, 2018年网综将会“全面进入大片时代、正式进入纺锤形发展阶段”。

  “灿星的爆款是否形成一个标准化、流程化的体系,能否持续做爆款,这都要打一个问号。”丁道师表示。

  从2014年开始,灿星文化独立上市的传言就没有停过,如今四年已过,灿星文化开始着手冲刺创业板,但与之相伴随的是,灿星版“好声音”口碑和收视率的不断下滑,《这!就是街舞》等新综艺未能再创现象级。灿星文化在资本市场能否走上花路,还需要新的爆款综艺加持。


Top